黃國彬

作家文章

十四巴掌(之三)
27 Feb 17
今日的女性,不管在世界哪一角落,都毫不模稜地凌駕了男子。一旦承認這事實,不再昧於大勢,就不會再說十四巴掌事件中的男主角窩囊,沒能力把女主角踢走了。
十四巴掌(之二)
20 Feb 17
現在「男生國」江山變色,怎能不叫我驚詫?是的,要我相信,眼前一個個年輕溫柔的女同學不只在千萬名大國手中鶴立雞群,而且即要成為栽培大國手的大教授,我一時還不太習慣。
13 Feb 17
看了各網頁的描述,我敢肯定,撰寫網頁的記者在運用動詞的技巧上都下過苦功。
19 Jan 17
公元二十一世紀,仍像古人那樣,毫無把握地關山迢迢萬里尋人,不是太危險嗎?也許該買一部手機吧?......我的意志動搖了一下
談性騷擾(之二)
12 Dec 16
我對性騷擾的立場產生第二次變化。於是,我決定不再起所羅門王於以色列泉下;也不敢再肯定,處理性騷擾的委員會,英文名稱中“Sexual Harassment”兩個字之前,該用 “against”還是“for”了。
談性騷擾(之一)
05 Dec 16
「這些年來,政府和各大公共機構反性騷擾的條例愈來愈嚴;對於女性,恐怕不是好事。」「反性騷擾措施雷厲風行前,年輕女子的處境還好些......」經同事這麼一說,我變得糊塗了。
想起兩個學生之二、三
14 Nov 16
想起兩個學生,是因為他們都講理,沒有對我說:「我爸是李 X。」
想起兩個學生之一
07 Nov 16
如果我是青海的大雪山,看不見西藏那邊的喜馬拉雅而被地圖繪製員評為二級山岳而不是一級,也肯定不服氣。至於學生覺得被低估而要求「司法覆核」,更完全合情合理。
我的《〈水經〉注》(之四)
30 Sep 16
因為我住的屋苑能讓我四季樂水。一隻猴子,只要有樹可攀,有果可摘,就有了整個世界;一尾泥鰍,有了一潭泥濘,就不會做夢,癡想六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這一道理,莊子說得比我好。
我的《〈水經〉注》(之三)
23 Sep 16
“Ricci Hall! Champion Hall! Ricci, Ricci, Champion Hall!” 是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學生在運動比賽中所喊的口號/戰歌,可意譯為「利瑪竇!無敵手!利宿利宿無敵手!」
我的《〈水經〉注》(之二)
16 Sep 16
說時遲,那時快,躲閃間我失去了平衡,連人帶竹竿栽進了水中…...電光石火間,我只剩下求生本能,憤怒、驚懼再感覺不到,只知手足亂用,拚命撲向淺水處。數秒鐘後,兩腳終於觸到了魚塘的泥沙……
我的《〈水經〉注》(一)
09 Sep 16
以波褂染藍鄰居缸水的頑童,不知是不是哪吒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