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耀基

作家文章

——百年天安門照片背後的故事(二)
28 Mar 16
毛澤東時代結束後,中國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行程。中國清明地走出意識形態的迷陣,轉向實踐理性為主導的發展。
——百年天安門照片背後的故事(一)
20 Mar 16
《百年天安門》這本攝影集,以照片書寫中國百年的歷史。1911那一年之前,那一年之後,有意無意所攝取的一張張黑白與彩色的照片,如泣如歌,生動而形象化地演繹了中國「三千年未有之變局」的現代中國的大故事。
香港中文大學的哲學系,據我了解,60年來所開設的課程,或教授們所從事的研究課題,是十分開放與多元的。 (灼見名家圖片)
──從大學之道說中國哲學之方向(五)
16 Apr 15
上面我提到,百年來中國的學術文化發生了「從經學到科學」的轉向。傳統時代太學的教學核心是經學,現代中國大學的教學核心是科學。古之「大學之道」的目的是求「止於至善」,今之大學之道已變為求「止於至真」。這現象是不能令人完全滿意的。
世上的真、善、美,只用科學,能作全面的解釋嗎? (網上圖片)
──從大學之道說中國哲學之方向(四)
09 Apr 15
西方哲學之古義為「最高善論」,但牟宗三先生説:「依近世而言,當然不如此,近代哲學甚至已不討論最高善了。」誠然,如英國著名哲學家杜梅特(Michael Dummett)指出,西方近代哲學自笛卡兒(René Descartes)以來,都想把哲學轉為一種「嚴格的科學」(rigorous science),從哲學找到一「系統性的方法論」,建立哲學為一切知識的「根基學科」(foundational discipline)……
哲學的目的與任務,是大學教育要恒久思考的命題。(russavia / wikimedia commons / CC BY 2.0)
──從大學之道說中國哲學之方向(三)
02 Apr 15
哲學不同於科學。科學之普世性鮮少質疑,故不聞有中國物理學、中國化學者,蓋科學是跨國家跨文化的。哲學在不同地域的發展則可因文化、國族其至個人性而各有其特色。中大哲學系所開設之課程,是以世界哲學為範圍的,其中有中國哲學,但還有更多的其他哲學。
沒有善與美的大學,如何育人?(灼見名家圖片)
──從大學之道說中國哲學之方向(二)
26 Mar 15
大學教育之目的,在求真之外,必不能不求善。古代的求「善」的大學之道必須與今日求「真」的大學之道結合為一,不可偏廢,否則大學很難培育出德智兼修的學生。
大學之道的「大學」並非指今日的 university,而是指「大人之學」。 (網上圖片)
──從大學之道說中國哲學之方向(一)
19 Mar 15
錢穆顯然是認為「人統」是中國學問的根本。相對地説,「學統」是比較不發達的。唐君毅先生也認為中國沒有一個所謂「認識心的主體」,因此沒有發展出真正的學統。中國學問重視「人統」,即「學如何做人」。換言之,中國重視的學問是「做人的學問」,這種學問是指德性之知,不是理智之知,也就是《大學》所講的「明明德」的學問;用牟宗三先生的話,這是「生命的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