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英

作家文章

草雲居
04 Oct 16
今天污煙瘴氣的超強秋老虎,自然佔一份,人為佔兩份,我們大概不可怨天,只可怨人。
草雲居
30 Sep 16
面對可能的嚴重後果而展開出錯後無法修正的工程,是否對未來的香港人十分不道德?
草雲居
31 Aug 16
自然力量遠在卑微的人類之上,用了「洪荒之力」就是把人融入自然,借用自然的推動發揮出超人之力,傅園慧發言時的感應大概如此。
草雲居
11 Aug 16
明明隨處可以一步跨過,人這隻「聰明」的動物偏偏故弄玄虛,在地圖上劃了一條線,把兩邊的人分開。
草雲居
01 Aug 16
機管局和香港政府一向大香港主義,假設三跑建成,內地必會及時提供北面航道,但是在香港回歸蜜月期尚且做不到,時移勢易,中央政府更不可能抑深圳而幫香港。
草雲居
22 Mar 16
雖然陰天有雨,但是樂觀的人知道,雲層之上太陽依然燦爛。根據計算,我們還知道在春分日,太陽從正東方升起,黃昏時在正西方落下,日夜的長度均等,此後進入春天,日漸長,夜漸短,直至盛夏。
草雲居
11 Mar 16
香港的冬天再不像以前一般寒冷,木棉樹給搞糊塗了,秋天之後總像等不來冬天,樹葉不太懂得變黃,樹也下不了決心落葉。來到三月驚蟄,春天的溫暖催促木棉樹開花,但是紅花長在綠葉之中,猶抱琵琶半遮臉,不知底蘊的人以為紅花綠葉相得益彰,還讚嘆是美麗景像,但是我看在眼裏,心中不寒而慄,有什麼可怕?我們先要認識生態平衡。
草雲居
08 Mar 16
政府的最根本責任是保障人民生命安全,但三跑引申出來的海上安全問題,卻是一個例外。
草雲居
23 Feb 16
可以斷定真人沒有跨過大雪山去見成吉思汗,連到八魯灣也可否定,因此真人第一次與城吉思汗會面當在塔里寒。
草雲居
14 Feb 16
丘處機,歷史上確有其人,號長春真人,應成吉思汗邀請,橫跨大漠西遊,到達成吉思汗的行宮——我一向很有興趣,丘處機在哪裏首次見到成吉思汗?
赤鱲角機場是香港連接世界的門戶,但是CEO 迷信加上商業原則令焦點轉移去了商場和會計遊戲,機管局變成「商場管理局」,令連接世界的門戶失效。(亞新社圖片)
草雲居
——香港機場管理局案例
09 Aug 15
香港機場管理局1995年成立,由香港政府全資擁有,但是要求以商業原則運作,這個安排反映了當時政府和權貴階層對小政府、大市場和 CEO 的迷信。
鄰近的樟宜機場(左下)和仁川(右上)有什麼值得我們參考?(設計圖片)
草雲居
10 Apr 15
最近幾年,機管局經常把「競爭力」放在口邊,但是它有檢視過為甚麼失去「世界第一」嗎?有到過樟宜和仁川觀摩,學習人家成功之道嗎?
三跑不能建,因為空域限制,路不通行,建了也沒用。三跑也不需建,因為三跑是落伍經濟思維的概念,無助香港未來必須轉型的經濟發展。 (亞新社圖片)
草雲居
17 Mar 15
在地理與時代的大背景下,興建三跑是徒勞無功的,也與香港今天的經濟發展需要脫節,因此是不合時宜的。三跑不能建,因為空域限制,路不通行,建了也沒用。三跑也不需建,因為三跑是落伍經濟思維的概念,無助香港未來必須轉型的經濟發展。
赤鱲角機場發展未如預期,是輸了在錯誤的發展策略。(Diego Delso \ wikimedia commons \  CC BY-SA 3.0)
草雲居
——不是輸在跑道,是輸在「橋」
29 Jan 15
保持赤鱲角機場的競爭力,重點在用「橋」(廣東話發音〔kiu2〕,指聰明的辦法),不在建跑道。機管局必須以全港利益為前提,善用巧勁,採用相對便宜、不破壞環境和不佔用寶貴地理資源的替代方案,恢復世界一流的機場服務。
興建第三條跑道是重大公共政策,絕不可以簡化為應付需求的工程。(亞新社圖片)
草雲居
22 Jan 15
機場有充裕的容量處理人流和貨運,跑道看似飽和是機管局低效率使用跑道闖的禍,不自我反省,卻要香港人承擔以千億計投資建三跑的財政風險,是一個很大的笑話。用好香港的有限空間資源,方法是提高雙跑道系統的效率,四両撥千斤,才是香港發展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