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所有文章

施永青觀點 | 施永青 | 17年2月13日
人們之所以覺得這個問題無法回答,是因為在思考問題時受困於具體事物的出現時間,而沒有從語意邏輯的角度去看出現的次序
法外逍遙 | 黃珍妮 | 17年2月12日
那不知名的黄花是路邊、田間中、山叢迂迴,無處不在,像是裁縫師只有这一款黃色花边,卻有無限量供應,惟有在翠綠田野中堆呀堆,誓要和那翠綠的草原和樹林爭個顏色霸王大戰。
意氣揚揚 | 楊興安 | 17年2月11日
太平天國崛起,其實只顯出破壞力強,面對腐朽,破壞力更強而已。當其擁有權力之時,且不談領導層的絕世奢侈荒淫,賤視民生。其組織政府,推行政策之荒謬可笑,幾乎亦是歷代之冠。
中華藝文 | 國學新視野 | 17年2月11日
研究唐代文學也有一個新的方向,就是將文學和文獻、文本史的關係一起研究。
非同梵響 | 李歐梵 | 17年2月11日
建築應該從文化「肌理」出發,而非建築師個人的權力慾或自大的表現。
灼見文化 | 本社編輯部 | 17年2月11日
現代與抒情在現代人來說可能有著很矛盾的地方,現代是冷硬的,抒情是溫柔的。那麼是不是古代就可以抒情而現代就不能抒情呢?
古今藝粹 | 趙雨樂 | 17年2月10日
鎏金壽爵不是偶然之作,從篆體、隸體的文物分析,它都遺下了唐玄宗時代的文化符號。
思想與社會 | 群學書院 | 17年2月10日
人類真正的敵人並非是無畏且不可靠的思想家,無論他的思想是對還是錯。真正的敵人是那些試圖為人類精神套上桎梏讓它不敢展翅飛翔的人。
名家演講錄 | 本社編輯部 | 17年2月09日
我們中國的義本來是很好很純粹的,比如説伯牙和鐘子期,他們作爲好朋友對知音沒有什麽功利可言,就純粹的欣賞音樂。可是到《三國演義》的義就變質了,結義是要圖大業,圖大業就是要爭皇位,所以他們有功利在裏面。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