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所有文章

詩詞畫意 | 李超鵬 | 14年7月16日
不必傷感,不必惆悵,當時不是已經盡情享受了那一瞬間的精純,那一瞬間的醇厚?
這個瞿塘商人做買賣一定非常得心應手,時常往來外地,累得妻子天天思念他。
詩詞畫意 | 李超鵬 | 14年7月16日
這個瞿塘商人做買賣一定非常得心應手,時常往來外地,累得妻子天天思念他。
詩詞畫意 | 李超鵬 | 14年7月16日
世界仍見光明,不至於昏天黑地,是因為天下仍有許多像柳宗元一樣的「戇居」人,抱著「知其不可而為之」的精神,努力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不為名,不為利,做些別人眼裏的傻事。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