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介明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目前在香港《信報》、《上海教育》與西班牙Escuela撰寫教育評論專欄。

教育評論

程介明 16年12月23日
香港教育局在2005年頒行的學制改革行動方案,打破文理過早分家,而提倡「文中有理、理中有文」。因此有綜合科學科與綜合社會科,讓所有的學生都有一點理科和社會科學的基本知識。
程介明 16年12月16日
聖保羅的歷史證明,洋人辦的學校、洋教會的學校,從另一個角度看,其實在東西之間、傳統與現代之間,築起了一道橋樑。
程介明 16年12月09日
香港發展科學教育,目的是什麼?目標是什麼?是為了使用科技?香港人對於使用新科技、適應新科技,不在話下,從來可以說是得心應手;在年輕人來說,更是比大人要學得快、學得多,似乎也毋須勞動到教師、學校和家長。
程介明 16年12月02日
香港的大學教師投訴科學及工程學系的學生缺乏堅實的理科基礎知識,未能應付理工科的要求。可幸的是,四年制大學有着額外一年的時間,可以讓有志求學問的學生彌補理科根柢的不足。
程介明 16年11月25日
課程改革增加了學生的學習經歷,拓寬了學生的視野,但是科學學習有點被削弱;小學的常識課,自然科學的內容較少;由於大學收生條件的變化,許多高中學生只念一門科學;即使是看傳統的科目,理、化、生的教科書遠遠追不上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
程介明 16年11月18日
現在的競爭是從「能否升學」轉移為「能否升入最好的大學」。學生心裏面也有一個梯度、一種檔次,由高到低:資助的大學、外地的大學、高級文憑、副學士、職業訓練局等等。這種狀況,必須改變,應該重新定義高能教育。
程介明 16年11月11日
一直以來,學校都感到人力不足,政府也會間歇性地增加學校人手,但是看來要解決的是根本的概念問題:學校到底承擔什麼工作?教師又擔任什麼角色?
程介明 16年11月04日
記得在1970年代吧,有一句宣傳的話:「排隊, 不是更有預算嗎?」可以說是少有的正面宣傳,也可以說是「我應該」的話語,重點不是「不要打尖」,而是「更有預算」。
程介明 16年10月28日
假如把直接資助的覆蓋面逐漸擴大,讓更多的辦學團體能夠發揮它們的意願,香港的學校必然會創出新的佳績。
程介明 16年10月14日
香港是一個百花齊放的社會,不要期望把在社會上的體驗學習,弄得齊齊整整、嚴控質量。多元的社會、校本的教育,正是香港的特色,否則,只會把蓬勃的社會體驗學習,扼殺於陳舊的行政觀念之中。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