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國勇
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外科、內科、傳染病及微生物科醫生。將實驗室之科學用於解決病人的問題。

杏林英傑

主題: 
健康 
活雞供應鏈包括飼養農場、批發市場、物流運輸以及銷售商販。各方環環相扣,一家出事,全條供應鏈,包括無辜的市民皆受牽連。 (亞新社圖片)
——九七禽流現香江 步步進迫十八載(下)
袁國勇 15年8月22日
新型 H7N9 禽流感病毒於2013年3月在上海出現,轉瞬間已散播至華南地區。感染者皆患嚴重肺炎,死亡率超過30%,其嚴重程度與1997年香港爆發 H5N1 之情況有過之而無不及。香港與上海兩地在地理、經濟以及社會發展方面非常相似……
1997年5月,全球首宗人類感染 H5N1 甲型禽流感病毒個案在香港確診。 (亞新社圖片)
九七禽流現香江 步步進迫十八載(上)
袁國勇 15年8月15日
1997乃香港人畢生難忘的一年。除了換旗易主之外,香港於97年5月,發現全球首宗人類感染 H5N1 甲型禽流感病毒之個案。因為事不尋常,並為全球首例,故本港衞生當局決定從美國疾控中心邀請專家進行調查……
1896年10月11日,孫中山被滿清駐英國公使館誘捕,經康德黎及白文信連番奔波營救,12天後才脫險,並撰《倫敦蒙難記》。圖為孫中山於倫敦居住過的房子及外牆上的牌匾。 (網上圖片)
袁國勇 15年5月02日
革命需要英雄,但「形象」始終是種抽象而虛幻的東西,時間一久,如果沒有實在的事物鞏固他抽象的英雄形象, 「形象」自然會煙消雲散。故此,在倫敦蒙難一事後所發生的事,才真真正正令到中國的改革踏上正道。
在倫敦的時候,孫文天天皆訪康家,多數時間會在康德黎書室看書或與恩師談論古今史哲,以及中國以後的發展。 (網上圖片)
袁國勇 15年4月25日
帶着疲乏的身軀,康德黎駕車回家,途經清使館,見到他聘請的私家偵探,於是吩咐他守着清使館門口,以防孫文給人秘密押離使館回國,到時將前功盡廢。到康德黎準備上床休息之時,已是凌晨二時!第二天,康德黎閱讀早報,出乎意料之外,《時報》竟然沒有報道此事。
白文信1883年到達香港,並在皇后大道開設診所,後聘請康德黎幫忙主理診所。
袁國勇 15年4月18日
雅麗氏利濟醫院成立後極受香港華人歡迎,求醫者眾,故院內極為擠迫,所以後來先與那打素醫院合併,之後再與何妙齡醫院合併,成為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其後由港島西區遷往東區,成為今天的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不過,西洋醫學若要更為普及、要更廣受華人市民接納,最直接的方法,莫過於培訓華人西醫!
孫中山及四大寇於西香港華人西醫書院之合照。前排左起為:楊鶴齡、孫中山、陳少白、尤烈,後排站立者為關景良。(圖片摘自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 informal history (1991), by Bernard Mellor, 由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ess 出版)
袁國勇 15年4月11日
孫中山先生曾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相反。」
左:班氏絲蟲(Wuchereria bancrofti)在血液抹片中的形態。(圖片由龍振邦醫生提供)<br/>右:絲蟲能在較低溫的環境下(蚊腹中)脫去其鞘衣。(圖片摘自 The Life and Work of Sir Patrick Manson [1927])
袁國勇 15年3月28日
白文信在晚清期間(1866-1889 )旅居中國,在台灣、廈門和香港等地行醫。他的研究結果在熱帶醫學的領域有多項重大突破,其中以蟲媒播病論(Vector-borne infections)最廣為人知。他在象皮病(Elephantiasis )病人的血液中發現絲蟲(Filaria),其後,他又對絲蟲進行詳細研究,發現絲蟲的夜間周期習性,以及絲蟲在蚊子身體中完成整個生命周期(Life cycle)的過程。
60歲時的白文信爵士,攝於1905年的倫敦。 (圖片由 Welcome Library, London 提供)
袁國勇 15年3月21日
大英帝國在晚清時期對多個亞洲國家進行殖民式統治,而白文信(香港華人西醫書院首任院長)最初到中國工作,則是為了大英帝國拓展其殖民地的實際需要。不過,後來他努力的成果,不但拯救了無數華人的性命,更使歐洲及全世界對熱帶醫學和傳染病有了更深入、更徹底的認識;他也令守舊迷信的中國人接受和認同西洋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