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銶
香港出生,完成中小學教育後,赴美升學,1975年25歲時獲史丹福大學博士學位。現任史丹福大學東亞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

歷史內外

教育局的措施,暴露了中史必修科改革為選修科的去中國化作用,這與實施政治化愛國教育來灌輸愛國意識的人心回歸,兩者之間的矛盾非常明顯,有點不可思議又莫名其妙。(亞新社圖片)
——論特區新時代的中國歷史及本土歷史教育之五
陳明銶 15年2月11日
上文談到中史亡科已逼在眉睫,但最諷刺的是,自2000年取消中史為必修科後,香港特區政府竟然同時強調愛國,官方的政策每以愛國見稱,可惜一個對自己國家的歷史也不認識的國民,很難談得上愛國二字。龔自珍在《古史鷴沉論》寫道:「欲知大道,必先為史。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令莘莘學子逐漸「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數典忘祖,取消中史為必修科實有去中國化的效果,如何有效促進愛國情意?
若教育局不立即改革重整歷史課程,中史科將會在香港特區被湮沒。(亞新社圖片)
——論特區新時代的中國歷史及本土歷史教育之四
陳明銶 15年2月10日
中國歷史科的存亡成了不少香港教育界人士近日討論的焦點,因為現在特區官方的敎育政策及歷史科課程設計有嚴重錯失與差誤,中學歷史敎育最近的發展是令人深感憂慮。回顧英國殖民地政府統治香港152年,中國歷史課程是舉足輕重的文科主流,但回歸後經過18年的課程改革,中國歷史科竟已面臨亡科的危機。
提倡香港本土史觀,對香港未來十分重要。(Boon Swee Low\wikimedia commons\public domain)
——論特區新時代的中國歷史及本土歷史教育之三
陳明銶 15年2月09日
接上文討論,陳明銶教授對歷史教研發展及課程設計的提出七大具體建議,包括中國史和香港歷史作有機性同軌合流、提倡香港本土史觀、以普羅方言來作主要語言等等......
《南京條約》簽定場境繪本。(By John Platt, painter and John Burnet, engrav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論特區新時代的中國歷史及本土歷史教育之二
陳明銶 15年2月08日
許多大中華各地和海外的歷史學者和教師,在他們的中國歷史研究成果著述、中國歷史科目課程設計和講授時,通常均以鴉片戰爭為中國近代史的開始。雖然意識形態、黨派立場、研究方法、觀念理論有異,但以1839年至1842年間之鴉片戰爭作為中國近代歷史劃分時期的分水嶺,可說是中國內地與海外華人學者和國際學術界的長期共識。
香港自回歸中國後,因其戰略和經濟重要性不斷上升而水漲船高,可以積極開拓在多方面的發展。(亞新社圖片)
——論特區新時代的中國歷史及本土歷史教育之一
陳明銶 15年2月07日
本文着意觀察香港回歸過渡期及特區成立以來的歷史教研經驗,回顧過去及展望未來,特別聚焦在檢討特區新時期的中國歷史教育轉型策略及基本部署,並建議政府教育當局應該調整政策缺失及改革課程安排,更在實際行政措施方面創造條件,以配合香港整體發展,尤其在邁向2047年香港特區與中國大陸全面融合 (merger-convergence) 的過程中所需要人才的培養。
後殖民時代的澳門,擔當中國與葡語國交往平台及橋樑作用的新角色。(亞新社圖片)
陳明銶 14年11月30日
中國從來沒有視葡萄牙為威脅,而是認為澳門的葡萄牙歷史文化資產,是與葡語國家集團一個重要的聯繫。香港的情況則不同,由於與英美有密切聯繫,而北京對英國不信任與懷疑,因而處處防範。所以,北京對香港政改的強硬立場,源自其真正的關注,害怕香港可能成為《木馬屠城記》中危險的「木馬」(Trojan Horse),會引來西方的顛覆性影響,破壞中國政府的統治控制。
大三巴牌坊與聖保祿學院。(網上圖片)
陳明銶 14年11月29日
除作為中國市場的門戶及海上絲綢之路(Maritime Silk Road)的樞紐站,澳門長久以來是中西文化交流的橋樑和宗教融合的平台及知識技術轉移的軟實力輸送帶。除國際貿易功能外,透過文化交流管道,澳門對中國早期現代化十分重要。葡治澳門的獨特地位,不由中國的管轄,所以對西方的學術、科學知識、技術和思想流入,給予更多的自由、更大的公共空間、更強的政權寬容性、更多管道、機會及方便接觸和宣揚外地文化。外來的文化智力軟件,透過澳門注入中國,直接影響中國人的理念和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