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賢
生於香港,畢業於拔萃男書院及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獲法律博士學位,曾在美國最大的國際事務法律事務所工作。

品味歷史

主題: 
政局 
9月3日,香港新聞焦點必定環繞兩件事:早上北京抗戰勝利閱兵、傍晚深圳中港足球大戰。兩件事,一南一北,一個講和平另一講戰鬥,原本是風馬牛不相及,但有一個共同點:二者都要尊重國旗、國歌。
黃賢 15年8月27日
國家最怕處於高峰,因爲往後就是走下坡。地方偶爾能贏,説明潛龍在田,有後勁。蓄精銳於民,才能長治久安,不是一時輝煌、曇花一現。
新生代的出現,傾倒了天平,令兩岸老人們束手無措,連連犯錯。 (亞新社圖片)
黃賢 15年5月11日
新生代的出現,傾倒了天平,令兩岸老人們束手無措,連連犯錯。北京方面,認爲新生代反對白色恐怖,是台獨;講人權,是台獨;推崇鄉土文學,講台灣人民,自詡黨外人士,更是台獨。這種港人現在也熟悉的亂扣帽子的做法,蔓延整個七十年代,至今陰魂未散,還有傳染的態勢。
一國兩制的概念是在1982年1月11日,鄧小平會見美國華人協會主席李耀滋時首次提出的。(網上圖片)
黃賢 15年5月08日
香港政改,究竟是攻城還是攻心,有當年的水平嗎?高層有沒有被誤導?這是要:「所有政黨跟所有社會各界……大家認真思考。」(習近平近日語)説到底,關鍵是政策和吏治:怎樣的政策和班底才有向心力,能得人心?這是第二個戰略轉變的核心問題,其過程同樣痛苦,涉及面很廣,但也突顯香港的特殊作用,包括當年港澳工委領導出人意表的表現。
政改的三個可能結局,對於未來會有什麼影響?當前出路又是什麼?(亞新社圖片)
黃賢 15年5月07日
政改的三個可能結局,對於未來會有什麼影響?當前出路又是什麼?
鄧力群的不貪,應是所有官員的榜樣;但產生「左王」的政治土壤,應從中國文化永遠鏟除。(灼見名家設計圖片)
黃賢 15年2月27日
兩起「以左壓左」,鄧力群知不知道用意?久經考驗的戰士難道會不知道?倒是要問,他為什麼願意幫忙?
為幫助中國的貧困地區,1993年鄧力群幕後幫忙了一場由中港兩地聯手了大型減災扶貧活動。(香港演藝人協會圖片)
黃賢 15年2月26日
1993年4月,香港演藝界在北京人民大會黨舉辦「減災扶貧創明天」義演,幾十名藝人浩浩蕩蕩上京,星光熠熠,場面空前,還現場向全球直播,觀眾估計有10億人。一般不知道的,是背後原來還要鄧力群發功。
帝制年代中國的常態是超穩定的統一,然而一旦統治方式失效,<br/>便陷入四分五裂狀態,直至新的統治方式出現,國家回復統一。 (亞新社圖片)
黃賢 14年10月21日
唐末宦官朋黨頃軋,中央混亂,派駐地方以鞏固中央及維護皇權的勢力,反形成了藩鎮割據的局面,演變成前後十多個政權。至宋朝一統天下,為彌補前朝割據局面,決定崇文抑武,守內虛外,帶來200年繁榮。如此這般,周而復始,延至101年前的辛亥革命,清廷命官是看到十多個省份先後宣布獨立才倒戈,逼清帝遜位,結束帝制。這也說明,合不一定好,分不一定壞。
上喻千年帝制,下儆百歲民國,歷史數據往往自身就能娓娓釋出真諦。(亞新社圖片)
黃賢 14年10月20日
再過幾天,中國共產黨十八屆四中全會就要宣布「依法治國」。這個表述雖然和「法治國家」尚差一大截,還是停留在「法制」階段而達不到「法治」境界,但依然是一大進步,是告別軍政、訓政,邁向憲政的第一步,可喜可賀。 2047年,「一國兩制」要告終。屆時香港是怎樣的境界?恐怕要看中國內地的發展,要看人民共和國給民國年代寫個什麼樣的「大數據歷史」。
年輕人的理想、嚮往、激情和執着,是他們的優勢,但不容易被說服,反過來或許被人抨擊。 (亞新社圖片)
黃賢 14年10月14日
因為公民抗命是攻心服眾,不是攻城佔地。佔地最後只是攻守拉鋸,難免險象叢生,導致民意分歧,運動失焦。而政府的應對,不管是刻意還是失策,結果都會傷害支持運動的民眾,走向反面。贏了,反而輸了。
9月28日,香港警方施放催淚彈驅逐示威者。 (亞新社圖片)
黃賢 14年10月08日
學生上街已進入第二星期,令人揪心;不管支持還是不支持他/她們的行動,都難免「阿媽上身」,替他們擔心。品味過歷史,還有多一重顧慮:「處心積慮 成於殺也。」此指控是中華文化對任何掌權者,上至帝王將相,下到官宦權貴,最嚴勵的道德譴責。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