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愚謙
國際時事評論家、作家、翻譯家,在德國漢堡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任教近30年。

周恩來是國家的一個悲劇

封面圖片:周恩來(右)與太太鄧穎超(左)(亞新社)
 
周總理!您可以安心瞑目了!
 
諸位讀者,今年是周恩來逝世40週年,2016年1月8日21:09中國新聞網播送周恩來逝世40週年民眾親手疊花紀念偉人的視頻。各種報刊不約而同地報導說:周總理1898年出生,1976年逝世。 50多年革命生涯,26年總理任期,他為國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逝世後,曾有十里長街百萬民眾灑淚送別。該靈車,已被迎接到周恩來故里淮安,將於本月8日正式對外展出。
 
這個英俊瀟灑、位高權重的男子,一輩子忠於自己的志向,一輩子忠於自己的婚姻,身後無子女,也沒財產,和結髮妻子共度一生。數十年後,他們的愛情故事,仍然感動着你我。中新社還介紹了全國各地用各種形式紀念這位總理的圖片和文字,緬懷總理的豐功偉績。徹底否定四人幫包括毛澤東對周總理的污衊。周總理你可以安心瞑目了。
 
 我關愚謙,雖然在祖國萬里之外,也常常在漢堡家中掛的總理照片前,想念他老人家。接着我好奇地問自己,今年也是毛澤東逝世40週年,9月9日是他老人家的忌日,中國媒體又將會如何報導他呢? 9月份到了,我密切注視國內黨媒如何對毛澤東的報導,但毫無所獲。到了9月9日,仍未見到官方網站有關毛澤東的任何信息。英國 BBC 中文台,則大字標題寫道:201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40週年,中國官媒包括新華網、環球網、人民網和央視網等等,集體沉默,也未見其刊發紀念或者評論文章。
 

這是一件大事

 
諸位讀者,千萬不要把它看做這是件小事,這是中國一件天大的大事。毛澤東在上世界不但被稱為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而且是想改變整個世界的偉人,他企圖讓全世界受苦受難的民族都起來革命,讓天安門的紅旗插在北京城,旗角飄向東南亞。在1966年他發起文化大革命、反對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時候,我還在北京,雙手贊成,也參加了本單位的造反派,把毛主席看做半個神。但是久而久之,覺得不對勁,這是否有大國沙文主義的傾向。而且文革發動的打、砸、搶,結果造成中國大亂,毛澤東不得不動用軍隊來對付,並且用號召紅衛兵上山下鄉的最高指示,分散暴力,才使社會平靜下來。
 

周總理對文革的反應

 
我感覺最初周總理是支持毛澤東提出的「造反有理」的口號,後來他也發現毛澤東點起的這把火太兇猛,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更是火上加油,中國陷入完全的無政府主義狀態。為了不使好不易從內戰中解脫出來的江山恢復正常,周總理日以繼夜到處撲火,不知保護了多少文化藝術節人士。遺憾的是,他的義女孫維世被江青活活弄死,他未能來得及救他。1968年初,我在北京飯店中樓大廳看見周總理,他面色蒼白,走路時右臂還有陪同扶着,我想向前去問候,被陪同人員攔住。總理立即擺手讓我走進問,你父親近來好嗎!我點了點頭。他接着笑笑地說,你就對你父親說:「伍豪向他問好!」我先是一愣,後來想起父親告訴過我,周總理成立天津覺悟社時,每人都有一個代號,總理是五號(伍豪)。立即笑着點點頭說:「一定帶到。」看到他離去的背影,我心裏一酸,不知什麼時候還能再看見他老人家。人愈到老,心裏會愈回憶起他年輕時最初搞革命時的興奮歲月。我長的樣子跟我父親年輕時代長得很像,因而及其它的回憶,忽然想起覺悟社。
 

江青對周總理很不客氣

 
我敢肯定,周恩來在文革之火,燒遍整個中國難以控制後他的心情,他也會對毛澤東的極左政策打問號。那時,我去征求我父親對文革的看法,他過去對毛主席也很佩服,現在也搖搖頭說“不理解”。老人最怕抄家,他竟然把家中最珍貴的用竹子編的《關家千年老家譜》都燒掉了。心裏多難過可想而知。四人幫,包括毛澤東的筆桿子王力、關鋒、戚本禹、也站在江青一邊跟着搖旗吶喊。幸虧,毛澤東知道沒有周總理,單靠新起來的這批人,偌大的中國他們玩不轉,因而他繼續讓周恩來參加文革領導小組的工作。江青的蠻狠在北京傳得相當廣。我過去在北京工作的單位「保衛世界和平委員會」、「亞非團結委員會」,是在國務院外辦領導下的群眾團體,經常組織萬人、十萬人、甚至百萬人如支持「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群眾大會或慶祝「亞非國家大團結」等活動,相當緊張和隆重。只要江青一來,披着一個黑色敞篷大衣,繃着一個臉,指手劃腳,我們就亂了套,大家都不太喜歡她。周總理對她也是畢恭畢敬,就像宰相對皇后。江青則對周總理說話很不客氣。我們看了很不是滋味。
 

乒乓球外交的契機

 
自從1949年人民中國成立開始,兩個大國在朝鮮的戰場上兵戎相見,中美關係20多年裏就因冷戰,貿易禁運,互相敵意很深。1967年,上任不久的美國總統尼克遜寫道「我們不能讓中國永久排除在國際大家庭之外。」這是美國歷代總統第一次發出善意。 1971年,第31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在日本名古屋舉行,19歲的美國球手格倫·科恩誤打誤撞上了中國隊的班車。中國乒乓球網、世界冠軍莊則棟上前友好地和科恩握手,並通過翻譯與之交談。後來還互相贈送了禮物。這事被總理知道了,他向毛主席建議說,這是很好的契機和美國改善關係。毛澤東同意了。這就創下了美國總統尼克遜歷史性的訪華。
 

令人髮指的打小報告

 
尼克遜訪華,敞開了中美對話的大門。周總理是外交能手,中美接觸是周恩來晚年的一件大事,周恩來為此殫精竭慮,費盡苦心,先把事先來探路的國務卿基辛格征服了,接着又把後來的尼克松總統接待得非常愉快,自此以後,中美關係大為好轉,使中國太平了很多年,鄧小平可以集中精力處理國內文革時留下的難題,使人民生活大大改善。但是四人幫早就把周恩來視為他們奪權的最大障礙。林彪墜機事件發生後,江青以為是她今後登總理寶座的機會來臨了,沒想到在周恩來建議、毛澤東同意下把鄧小平從江西召回來擔任副總理,而且很快被安排為國家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以及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的職務。江青當然對總理恨之入骨, 找茬向毛澤東打小報告告狀。
 
 

總理被四人幫車輪戰

 
沒想到卑鄙無恥的四人幫,無限上綱地向毛澤東打小報告,告黑狀,說中美會談中,周恩來犯了投降主義的錯誤,對尼克遜卑躬屈膝。毛澤東這時因林彪出逃事件,受刺激太大,有點失去常態,經常有點疑神疑鬼,坐臥不安,就是害怕別人奪去他的寶座,給他來個秋後算賬。林彪已死,目前周恩來是唯一的可疑的對象。於是,1973年底四人幫便在毛澤東的默許下,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開展對周恩來的車輪戰,批判他的階級立場不穩定,向敵人投降。批判持續了兩個多星期,總理聯繫批判自己。這種車輪戰滋味我在反右運動時親自嘗受過,甚至想自殺,後來造成我身上出現偏頭痛和不規則心跳的難治之症,直到來歐洲後才治好。總理的膀胱癌就是如此受折磨生長出來的。
 

中國出現了一個晚年昏君

 
中國3000年的歷史裏,出現過好幾個明君變為昏君。毛澤東就是一個。他早年領導人民搬倒帝國主義和腐敗王朝,建立了偉大功勳,沒想到到晚年在江青四人幫的影響下,竟然跟着她去打擊和他共事50年、忠心耿耿的好總理。他還於1975年寫了一篇評《水滸傳》的文章,其中一段他這樣寫道:「《水滸》這部書,好就好在宋江接受朝廷招安,搞投降,做反面教材,魯迅評《水滸》評得好,他說:一部《水滸》,說得很分明,因為不反對天子,所以大軍一到,便受招安,替國家打別的強盜——不替天行道的強盜——去了。終於是奴才。」於是,四人幫立即藉題發揮,引用毛澤東的這段話,在全國展開評《水滸》,批評宋江的投降主義,說周恩來向美國批投降。於是全國出現批林批孔批周公的標語,明眼人一下就看出這是對着周總理來的!以致周恩來在最後一次進入手術室前,還大聲疾呼:「我是忠於祖國,忠於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周總理是國家的一個悲劇

 
周恩來,一位年逾古稀的謙謙君子,為了維持國家機器的正常運轉,為了要支持鄧小平的工作,他還要靈活應付毛澤東的革命意圖,直到最後生命的盡頭,還要再受四人幫如此的虐待,他的癌病怎會不發作,終於含悲痛告別這麼一個可恨又可愛的國家和時代。想到此我不禁潛然淚下。上天啊!讓那些無情無義的政客進入地獄吧!中國歷史上難得出現的如此完美的政治家,竟然如此被惡人對待,上天還是有眼的!我相信周總理在天之靈,還會和他的最親密的愛妻鄧大姐在一起,也會和他的那些死去的老戰友們會面!
 
我們中國的歷史會給你們寫上一大筆的!
 
主題: 
政局 


相關主題文章

本社編輯部 | 灼見報道, 2017特首選舉
本社編輯部 | 灼見報道, 2017特首選舉
駱惠南 | 股海觀瀾
陳文鴻 | 敢言集
施永青 | 施永青觀點, 2017特首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