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愚謙
國際時事評論家、作家、翻譯家,在德國漢堡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任教近30年。

特朗普效應 世界會發生什麼變化?

封面圖片:侯任美國總統特朗普(Pixabay)
 

從陪跑到美國大總統

 
在柏林的新居,剛剛買了一個新床,睡了兩晚感到非常舒適,偏偏11月9日清晨,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了。充斥着醜聞和相互攻訐的美國大選終於走到了終點。我是一個愛看戲的人,特別是世界頭號大國兩頭鷹幾個月的拔毛互鬥,最後的壓軸戲,鹿死誰手,哪有不看之理! 我一直躺在床上等結果。這一屆美國大選變化無窮:最初我預想是一場布希家族對陣克林頓家族,誰想到美國房地產大亨特朗普作為局外人殺入。德國鄰居馬丁認為這只是美國民主開個玩笑而已,可是隨着他一路人氣走高,拿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平時好說笑的馬丁,臉也變得嚴肅起來。最後,特朗普大亨從陪跑,搖身一變,成為美國大總統,真是戲謔人間,連他自己都未想到。美國 CNN 讓他即興發表感想,他事先都沒準備,手上連張小紙條都沒有,我從頭聽到尾,覺得跟過去競選時的瘋狂,判若二人,說得很得體,而且把希拉莉30年為國家工作的貢獻表揚一通,贏得一片掌聲。
 

 誰知他包裏賣的是什麼藥?

 
西方媒體,從美國到歐洲,對希拉莉上台的呼聲佔絕大多數,但有意思的是,美歐的中國大陸同胞,據說,對特朗普的支持率高達70%!我人在歐洲,發現一臉正經的德國人普遍支持希拉莉認為特朗普既魯莽,又無知。我對此也有同感,但另一方面,我並不願看到希拉莉上台。心中但願這次美國大選最好投票率低到不夠法定票數,擇期重選。我已經準備好了一篇文章,題目是:《西方女霸王上台,全球可能大亂》。我的論調是: 希拉莉做夢都想成為世界女強人,為了成為美國總統,她做了四年的準備,甚至放棄了繼續做國務卿的機會。可想而知,一旦她當選總統,怎會允許你俄羅斯在中東這麼一塊以敘利亞為中心的地中海一角耀武揚威,一場俄美大戰難以避免。此外,南中國海,你中國一再「逞能」,我希拉莉如果不把你的氣焰壓下去,我這個世界女強人的臉將往何處放?而且,希拉莉一直對中國說三道四,主導「亞太再平衡」戰略,不把中國放在眼裏。她上台,中美關係好不到哪去。但是特朗普上台,誰知他包裏賣的是什麼藥?他說,他要把美國打造成「偉大的美國」,笑話!
 

給美國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

 
真奇怪,我和德國絕大多數國民一樣,始終沒把特朗普放在眼裏,認為這麼一個說話沒有分寸,亂放炮,得罪了所有的少數民族——亞裔、黑人、墨西哥人——還有政府官員以及婦女,他把希拉莉說得一無是處,還要把她送上法庭。而且,他基本上未闡述,他一旦當總統後的治國方案。這種人怎麼能當總統?豈不全國大亂。德國、法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媒體幾乎都認為下屆總統是希拉莉。尤其是德國的所有大小報刊,都在譏笑諷刺美國大選,給特朗普臉上抹黑。德國一家媒體說:一個靠做房地產生意的億萬富豪特朗普,從未在美國政府機構任過職,更無外交經驗,也無治國理念,說話語無倫次,竟然把前國務卿、前總統夫人打敗,登上總統寶座,無形中給美國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真是這樣嗎?
 

他打亂了西方世界百年來的固有價值觀

 
諸位讀者熟讀我文章的人一定知道,我對西方世界表面上強調所謂的人權、自由、平等,內心裏的強權、自私、 掠奪、高傲的西方價值觀一直抱有很大的偏見。且看,目前世界上所定的許多國際法最先都是由西方強國制定的。就以現在的國際海洋法為例,什麼二十海里、二百海里的領海權,好好查查,不都是他們的腦海裏想出來的。 現在的世界,包括我們國內的某些精英們,也是往往以西方的價值觀來衡量事物的先進和落後,忘掉以至藐視我們中國優秀的古老傳統文化。特朗普這次競選的成功,算是給各路精英、包括我這無能的人上了一課。主要是,他打亂了西方世界百年來的固有價值觀。
 
目前世界的主流社會都因為世界的全球化和電腦化處在改變中。世界格局正徘徊在斷層線上。變化已經發生,主流精英一旦不聽普通大眾的不滿,就會受到反擊。希拉莉的敗北就是一個典型。她在美國上層社會混了三十年,渾身是刺,自以為是,看不起下層社會,自食其果。特朗普雖是個億萬富翁,但他排除共和黨內的異己,附和下層白人社會的呼聲,打了擦邊球,獲得了勝利。這就看他以後說話算不算數了。不然四年後,照樣請你走人。
 

如何解讀「我要讓美國重新偉大」

 
特朗普的一句話「我要讓美國重新偉大」,一位同胞聽了覺得很不順耳,覺得美國一強大又要欺負人了。我的看法是:「為什麼不?他作為剛剛選出來的新總統,說要把正在走下坡路的美國扶起來。這太自然不過了。我們中國歷代領導人上台後,不也是強調「民富國強」嗎?問題是,你所強調的「偉大」指的是什麼?是繼續「強霸」?我認為一個偉大的國家應該是:在國際上保衛世界和平;消滅核武器;不搞軍備競賽;改善自然環境;尊重其他國家文化;加強合作和幫助貧窮國家。在國內應促進社會文明;發展國家經濟;降低貧富差距;保衛自強穩定。
 
這幾十年美國參加的朝鮮戰爭、越南和海灣戰爭、以國際員警名義干涉索馬里、科索沃內政,發動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介入南斯拉夫紛爭,現在又陷入中東亂局,從未進行自我檢討。你如果「要讓美國重新偉大」,必須痛改前非。他表示,在對外安全政策領域的上今後的做法是「孤立主義」,我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如果這意味着在國際上少管閒事,多集中精力在美國國內的經濟建設上, 是美國的萬幸,也是世界的萬幸!
 

試探今後中美的關係 

 
特朗普在對華態度上,他在競選時,多次就貿易問題上指責中國,稱「中國拿美國當存錢罐」、「搶走美國工作崗位」等等,作為中國人千萬不要太敏感,這是美國人競選總統的通病,想當年克林頓在競選總統時,把中國罵得不堪入耳,做了總統後,即向中國示好,這已經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了。直到現在,特朗普還沒有表示真正的對華政策。如果他在對外經濟政策方面的整體立場是保護主義,更關注自身事務,將世界拋諸腦後,這倒是好事,與美國過去的60多年的干涉 主義有所不同。但我還是要聽其言,觀其行,走着瞧。如果真是這樣,他將使美國走入一個新時代,國際上會太平多了。最怕的是美國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美國已有一套既定的對外策略大框架,無論是誰當選,「干涉外交」不能改變。也就是說,繼續做世界員警。那麼,美國就無可救藥了。但願特朗普跳出這個怪圈。我衷心希望全球新時代的降臨。
 

中國還應該保持韜光養晦 

 
特朗普的本屆當選總統,是美國基層對主流政治經濟體系不滿的集中大爆發,他應該認識到這一點。如果美國真的改變她的干涉他國的擴張政策,那我們中國也應該調整我們的對美策略方針。我始終認為:「韜光養晦」不是做人或者一個國家的一時之計,這是我們老祖宗留下的做人之道。我們需要保持自身的強大,但不要咄咄逼人。南海是中國的領土母庸置疑,但它在公海之中,如果有外國軍艦來企圖干涉我們的島嶼,堅決不答應。但如果是他國漁船或民船友好的經過或打漁,只要事先打個招呼,也無可厚非。我覺得,爭取到更多的鄰國成為好朋友,來之不易。中國是個大國、強國,周圍小國需要你的説明還來不及呢,我們不必再顯擺自己的肌肉,讓他國望而生畏。如果美國新總統對外真的收斂,我們完全可以真誠相待。不要說中國鄰國的國民,就是我在歐洲,天天打開中央電視臺看到中國的坦克、軍艦和戰鬥機在耀武揚威,我都覺得肌肉緊張。國防需要加強,但需要養天地正氣。最近中央電視台在介紹中恩來總理的外交風度,我們真應該學習他的高屋建瓴的氣度。他提出的國與國之間《五項原則》的精神,至今仍是國際上公認的表率,應該不斷強調為好。恕我直言,僅供參考!
 
主題: 
政局 


相關主題文章

本社編輯部 | 灼見報道, 2017特首選舉
本社編輯部 | 灼見報道, 2017特首選舉
駱惠南 | 股海觀瀾
陳文鴻 | 敢言集
施永青 | 施永青觀點, 2017特首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