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愚謙
國際時事評論家、作家、翻譯家,在德國漢堡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任教近30年。

重訪舊金山

封面圖片:舊金山(Pixabay)
 
兒子來信,報告我一個好消息,他的女兒在美國舊金山生了一個寶貝兒子,希望我們一家到那裏團聚。這真是無巧不成書了。首先,我搖身一變,成為太爺爺,好不威風。其次,我們很早就想到加利福尼亞洲美麗的Atherton城去看我們的老朋友,《香港信報》前總編沈鑒治夫婦。然後,我們由應柏林朋友夫婦之約,到氣候溫和,碧海藍天的墨西哥太平洋海濱去度假。正在考慮,路途遙遠,如何去才好?現在,就可從法蘭克福乘徳航,直飛舊金山, 再轉機到墨西哥,豈不是太理想了。
 
舊金山被廣東和香港人稱為三藩市,我去過兩次:一次是應加州伯克利大學邀請講座,訪問了幾天,另一次是我去看在三藩市讀大學的兒子,故我對該城的風景如畫的金門大橋、泛美金字塔、漁人碼頭及唐人街都不生疏,氣候又好。但這次來這裏,正趕上新上任不久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實行新政,全面禁止七個以穆斯林居民為主的國家公民入境,不僅有悖於美國的安全利益,還損害了美國的國際形像,同時還使美國社會的分裂愈演愈烈,引起軒然大波。尤其是加利福尼亞州,正由於接受大批移民就業,經濟興旺,這些年來失業率不但沒上升,反而一度跌到2.7%。因而特別反對特朗普的新政策。認為特朗普在玩火。
 

「不可思議的」新總統特朗普 

 
我們在三藩市逗留的那幾天(1月26—30日),特朗普正逢行將走馬上任,他毫無顧忌批評美國報刊對他不公平,說他們都「胡說八道」。這下,得罪了所有媒體,連中文報刊都卷了進去,豈不「太可愛」了。如美國版的《星島日報》特大字標語:「美國禁中東難民入境,世界反應強烈,亂像叢生」;「三藩市機場大示威抗議特朗普行政令」;「特朗普宣布邊禁次日,美邊境巡局長便下台」。《世界日報》也如此:「特朗普禁令,出手倉促,一團混亂」;「穆斯林七國禁令。特朗普不退讓」;「特朗普無視法官裁決,繼續執行禁令,引發全美機場混亂及全球示威」等等等等(見圖)。接着,我親眼所見三藩市發生的一起抗議特朗普政策的幾萬人游行示威。在美國我一共只呆了一周,我的思想完全被迫集中在考慮中美的未來關係上。收集了眾說紛紜的意見,現在盡量把它們綜合在一起,加上我本人的意見。
 

中美會不會發生戰爭

 
最近,歐美亞各地媒體都在關心,美國會不會和中國發生戰爭?有的寫得繪聲繪色。我則認為不太會,原因很多。首先,特朗普上任後,自然要先解決內政問題,如:如何對付國內的反對派和媒體的不合作;廢除奧巴馬醫改;加速國內石油管道建設;處理移民問題;加強軍備建設;組織新內閣等等,這些都是頭痛的問題。其次,在對外政策上:如退出 TPP 後讓日本安倍大失所望;和澳大利亞總理就難民接收問題鬧翻;要在墨西哥邊境築城牆使俄美關係惡化;與加拿大、墨西哥重談貿易協定等等。由於特朗普的做生意風格和缺乏施政經驗,還未上任就亂點鴛鴦譜,眉毛胡子一把抓,一切亂了套。  

 

沒有精力再去面對強大的中國

 
特朗普一上台,就受到多數美國國內和西方主流勢力的強烈反對和抗議,民主黨更是全力不合作。直到現在特朗普所提名的內閣成員獲得國會批准的只是少數;特朗普總統對7個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提出禁令,竟然受到一些美國政要和司法部門的公開反對,認為它違反憲法。他的國外政策,不管是美國的傳統盟國歐洲、澳大利亞、鄰國加拿大、墨西哥還是一直密切合作的伊斯蘭國家,都站到了美國的對立面。 歐盟各國元首們更是要求美國不要插手歐洲事務。與會的法國總統奧朗德乾脆表示,特朗普向歐盟施加的「壓力」不可接受。短短兩周,特朗普基本上處於四面楚歌,一方面使他老羞成怒,另一方面它也開始軟化。親愛的讀者,你們看,他有多麼的可愛。我周圍的朋友的普遍觀點是:如果特朗普不把這些挑戰平息,怎能有餘心餘力去挑戰中國?  

 

中國的實力不能小覷

 
我訪問了好幾位對國際問題很有見地的學者,他們都認為,不要小看中國的實力,特朗普向中國發起挑戰必須要三思而後行。一是中國對美國經濟的重要作用。根據2016年USBC的數據,僅僅一年,中美經濟往來就幫助美國提供了260萬個工作崗位,給美國GDP貢獻了1.2%,更不用說保持了美國物價穩定,讓每個家庭都節省了2850美元的開支。中國購買的巨額國債也彌補了美國的資金短缺。因此,特朗普也要掂掂分量。一旦雙方發生對抗,失業率、通貨膨脹、資金短缺都會令美國捉襟見肘。其次,中國人是最好面子的,有足夠的忍耐力,報復起來會全民以赴。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朝鮮戰爭就是一例。美國一旦和中國展開貿易戰還是貨幣戰,肯定是兩敗俱傷。中國現行體制承受損害的能力要強於美國。也就是說,真的打起來,特朗普的承受能力要遠遠弱於習近平。 一旦影響到美國百姓生活水平,他們會把責任歸罪到特朗普政府,請他下台。而在中國,百姓則會把責任歸罪於美國,反而增強了國內的團結和凝聚力。

 

自然經濟規律不能違背

 
特朗普勒令幾個企業在美國投資建廠是可以的,但要想把美國這樣一個第三產業為主的國家,重新倒退到以制造業為主的經濟結構是不符合經濟自然規律的。如果特朗普單純把國內經濟下降歸罪於中國,不僅於事無補,還要承擔巨額的損失。這樣虧本的買賣特朗普怎麼會幹呢?特朗普要想讓美國偉大起來,需要進行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不只是技術、資金還是效率,還有外交。對伊朗、朝鮮、反恐等施政,美國都需要中國的配合。如果和中國對立,就等於自廢武功。過去美國可以打價值觀牌、亞太盟友牌、歐洲盟友牌、TPP經貿牌、南海牌。但現在,特朗普不僅在價值觀和經濟利益上與歐洲盟友對立,譬如,他支持英國脫歐,批評德國難民政策,限制七個穆斯林國家入境等等,就是對亞太盟友如澳大利亞也雙方交惡。現在又要日本韓國出錢建軍事基地,已經沒有一個國家願意全面追隨了。唯一的摽着美國不放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求特朗普介入南海爭端,和中國對立,但給美國國防部長潑了冷水,表示目前美國無意就南海問題,對中國採取軍事行動。不但如此,他最近連續向中國伸出友誼之手,首先他同意他的有話語權的女兒伊萬卡帶着自己的女兒參加中國大使館春節活動,接着他自己也給習近平寫信祝賀春節,表示出善意。最後,他與習近平通了電話,雙方顯示友好,說明,中美關係正往正常友好關係發展狀。但願它持久發展下去,對兩國有利,對世界也有利。
 
主題: 
經濟 


相關主題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