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志堅
1970在英國倫敦大學醫學院畢業,曾在英國、加拿大和香港行醫。2008年開始在香港實踐和推廣治本理論和療法;現任香港 BMS Clinic 的治本顧問。

「少年脊柱關節炎」康復個案

封面圖片:AS可以在人體任何一個關節出現,而它的流行性,緊次於類風濕關節炎和骨關節炎。(Pixabay)
 
強直性脊柱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AS)是慢性痛症的一種,主要影響關節的腱(Tendon)和韌帶(Ligament)。大多數AS患者的關節炎是在脊柱,故而導致他們的脊柱變得硬直。AS較少在其他關節出現。
 
理論上,AS可以在人體任何一個關節出現,而它的流行性,緊次於類風濕關節炎(Rheumatoid Arthritis,RA)和骨關節炎(Osteoarthritis,OA)。在脊柱出現的稱為強直性脊柱炎,若在其他關節的則稱為脊柱關節炎(Spondyloarthritis)。
 

HLA-B27不是AS的根源!

 
雖然九成AS患者的HLA-B27 屬陽性,但他們的人數只佔所有HLA-B27陽性者的一小部分。因此出現兩個問題:
 
一、為何只有少數HLA-B27陽性者患AS?
二、為何HLA-B27陰性者也患AS?
 
答案是: HLA ( Human Leukocyte Antigen)- B27並非導致AS的根源。因此,用HLA-B27陽性來確診AS並不可靠!
 
最不幸的是,任何關節炎患者一旦被發現HLA-B27顯示陽性, 便會被判「無得醫」極刑;不管他們終身服食什麼藥物,都無可避免地要面對殘廢的結果。
 

LF的痊癒個案表明AS另有病因!

 
現在先來看一個「少年脊柱關節炎」(Juvenile-onset Spondyloarthritis,JSpA)的康個復案。
 
2012年11月10日,星仔在父母陪同下來到醫務所。當他踏入診室,我看到一個骨瘦如柴、面青唇白、體重只有29公斤的十二歲男童。他的步履奇異,且痛楚形於色。當他每向前行一步,就先用右手緊握垂直的傘柄,然後提起傘向前『棟』進一步。然後再提起左腳向前踏上一步。由於右膝關節腫痛到不能彎曲,他必須拖着右腿前進。就是這樣一棟、一步、一拖的,他走近到我的枱前。儘管如此艱難,他堅持不讓人攙扶。可想而知其自尊心何等強。
 
「龍先生,我有什麼可以幫你?」
「一位好友說你醫好她患了兩年多的踝關節炎,介紹我來找你,看看你有沒有辦法幫星仔。」
「他也患關節炎?」
「是強直性脊柱炎。」
「他的脊柱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醫生說他患的是少年強直性脊柱炎,只會影響其他關節,年紀大了才會影響脊柱的關節。」
「既然脊柱沒有問題,怎可以說他患有強直性脊柱炎?」
「因為他的HLA-B27屬陽性。」
「他患的是『少年脊柱關節炎』。醫生怎樣醫他呢?」
「醫生說『無得醫』,只有長期服食止痛藥、NSAIDs (非類固醇消炎藥),如果無效,便會嘗試以生物化劑去控制病情。」
「現在如何?」
「痛就食止痛藥和NSAIDs,同時接受物理治療和水療。」
「效果如何?」
「關節還是腫痛。」
「病什麼時候開始?」
「去年10月,他的左腳跟開始腫痛,醫生說是跟膜炎,但是都醫不好;於是帶他去看跌打,還是醫不好。又去看一位著名的自然療法師,過去一年,每星期兩次接受一種儀器治療,還服食了大量健康食品。現在情況更差。」
「什麼時候開始惡化?」
「今年9月,他的右膝關節開始腫痛,然後左膝關節。現在右膝比左膝差。10月在瑪麗醫院的診斷是類風濕關節炎。由於發現他的HLA-B27屬陽性,現在卻確診為強直性脊柱炎。我看到LF的康復個案。她現在怎樣?有沒有復發?」
「春節後到現在再沒有復發。」
「她的HLA-B27也屬陽性,你既然可以幫她康復,我相信也可以幫星仔。」
「星仔過去有沒有患過什麼大病?」
「他自小就鼻敏感。」
「大便如何?」
「大約隔天一次,很硬。」
「既然什麼都試過無效,不妨試試治本療法吧。」
「什麼治本療法?」
「治本療法很簡單,包括戒口、補充營養素及清除重金屬。」
「那位自然療法師已試了一年這類療法都無效。」
「先檢查他的重金屬是否超標,再作打算。」
 
兩星期後,龍先生一家人來看報告,才發現星仔體內的鉛和汞嚴重超標。
「伍醫生,現在應該怎辦?」
「戒口,服食營養素,清除重金屬,每天喝1.5公升水。」
「戒什麼?」
「戒糖、奶類食品、番茄、薯仔、茄瓜、辣椒。」
「番茄、薯仔、茄瓜、辣椒會導致關節炎!」
「他好了才解釋。」
 
主題: 
健康 


相關主題文章

朱鶴亭 | 朱鶴亭養生智慧
顧小培 | 對症不下藥
朱鶴亭 | 朱鶴亭養生錦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