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孟青
英國列斯特大學經濟學士及香港城市大學財務碩士,畢業後任投資部副主任至主任。其後先後任中銀集團保險有限公司投資部主管、匯豐金融服務 (亞洲)有限公司副總裁 、香港財經資訊顧問有限公司董事等。

從春節錢途看歷史教訓

封面圖片:短短一周的春節假期,內地當局估計春運人數最少有4億多人次。
 
春節假期已成全球每年一度最大規模人類大遷移活動:城鎮工人回鄉探親、大批旅客待出國外遊,短短一周的春節假期,內地當局估計春運人數最少有4億多人次,但真實數字料遠比官方數字為多。 
 
統計稱去年內地中產人士收入平均升最少6%,意味下半年收入升近8%。春節出國外遊已成內地人的假期活動趨勢,一年比一年普及,人數一年比一天遞增。
 

Party始終有完結一刻

 
七年前,春節外遊的內地人數大概不足3,000萬人次,國家民航總局預期今年乘坐航班外出旅遊的人次最少有5,800萬,即要用逾6萬架次的A380客機才能應付客運需求。按該人數計,即使每人在海外平均用1,000元人民幣,共涉一個相當可觀數額,難怪近年不少國家及城市都向春節假期的錢途效應招手,部分大搞主題活動、部分索性將大年初一列入公眾假期。基於內地消費市道強勁,惟內地當局嚴控走資,兌換外匯額度不變,且關卡重重,令今年內地旅客的境外消費額分外備受關注。有抵押能力就有變現能力,當然有需求,似乎奢侈品、名錶和珠寶行業或收穫甚豐。 
 
不能否認,經過連番落閘後,內地不論在個人、企業的海外購房、投資及併購均大受影響。《華爾街日報》報道,多個月前幾宗內地企業的海外收購,既要經所屬部委批准、又要獲外管局及商務部首肯,弄得過了交易限期仍未能完成,早前更有統計料單是沒收併購誠意金所涉金額已是數以億美元計。報道更稱,尚待批准完成的海外併購交易涉及金額屬破紀錄的逾2,000億美元。個人層面而言,據報好些海外購房亦因千方百計未能完成匯款手續而要告吹。 
 
個人及企業海外投資受資金管制拖累,相比本港似乎相當好彩,談不上暢通無阻,但內地在港投資肯定比到其他市場容易。說穿了,內地不論民間以至官方,從來都視香港為中國屬土下的境外資金匯聚及根據地,進可攻退可守,資金滾存於港,造就的購買力就是商機處處及升值概念的憧憬。中資連番落戶本港地產市場,貴地一幅接一幅,外界看得歎為觀止,但實情相當簡單。
 
首先,向銀行申請信貸作業務發展,之後高價投一幅地,所得土地再抵押融資,而且不斷複製,故這些中資財團是絕對有誘因續以高價搶地,以免影響抵押品的估值。如此下去,槓桿風險最終由誰承受不言而喻,難怪中資大財團對金融牌照趨之若鶩,泡沫始終有爆裂一天,Party始終有完結一刻,當音樂停下來,槓桿資金鏈無以為繼,即使大財團弄得自己再大到不能倒又如何,難道又要找阿爺為爛攤子埋單?紅籌泡沫爆破的歷史教訓已被遺忘得一乾二淨?
 
原刊於《am730》,獲作者授權發表。
主題: 
投資 


相關主題文章

胡孟青 | 青出於藍
黃元山 | 投資通識
胡孟青 | 青出於藍
胡孟青 | 青出於藍